dandelion

你在哪一刻,觉得可能你们结束了吧。

写点啥。现在写的东西真是越来越没有质量。

那么就在520这个特殊又平常的日子里,谈谈吧。

旺哥和小蒋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两个人都是硕士。

旺哥在初恋过后,就再也没有这样动过情,他喜欢小蒋,青春时候的悸动。
他每天想着小蒋,可是又担心小蒋并不喜欢她。

如果是几年前的我,几年前的他们,可能我会轻轻松松的怂恿,怕什么,追啊。

可是,上次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见到了小蒋。
才发现,大家都过了单纯的,因为悸动和喜欢就会毫不犹豫的在一起的年纪。在感情面前除了我爱你,还会考虑的太多太多。

小蒋也不是17-8岁的女生,看见喜欢的男孩子就开心的在一起玩,然后觉得这就是爱情,奋不顾身的在一起。

在放开自己的感情之前,一定有理性放在前面。她有她的未来,并且想追求更好的生活,所以在对于未来的他,其实心里应该已经有一个标准,或者准入标准了,而旺哥,虽然也很优秀,但是也好像并不符合。
所以,他out可。

我不知道她们最后会怎样,但是我在小蒋的眼睛里,看到了成年人“应有”的理智和界限。

突然又想起一部台剧,叫做,我可能不会爱你。Maggie给自己未来的丈夫有一些标准,然后写在一个小板子上面,觉得差不多这样就可以了。

其实一直很喜欢Maggie.,她喜欢大仁,可是也没有伤害又青,她应该是最不讨人厌的中途插出来的女生了吧。
可是很多人都不认可这样子找对象的方式,然而,在生活中,又有多少人是像Maggie一样,把自己的标准定了下来。然后寻找自己的差不多先生呢?
只是或许她们没有明确的用一个小白板写下来而已。

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,才可以过好这样漫长却又短暂的一生。

人这一辈子,越长大,就越开始小心翼翼,越怕失败,越想要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高的收益。
这些都没有错啊。

可是或许有些弯路就是必经之路吧,难的是,如果你明明知道自己或许走的路不是特别正确,你是继续走下去,还是回头呢?

走下去,也不知道路在何方?在这样的未知和不稳定,徘徊的状态下,是否有心境去欣赏周边的风景呢?

回头,那么选择的另外一条路,就一定会正确吗?还是选择一条大多数人一样的路,这样起码我不会出什么大的错误。

人的一生,终究是平凡之路。可以做的,非常非常少,但是只希望,可以尽自己的力量,去做好自己的事情。

可能很多事情,现在的能力和任务并不能完全匹配,可是都需要一个过程,必须要承认自己的不完美,然后去变得更好。

今天公司要求交读书笔记,于是我翻了很久自己的lof,看有没有可以拿出来提交的东西,所以我顺便,看了看自己这么多年写的东西。

发现,原来曾经的自己写过那么多那么多的文字,矫情,伤感,自怜自艾,又或者是偶尔的鸡血和正能量,以及出现在我文字里的一个又一个男性。

那么今天,说说另外一名老友吧。

说是说老友,其实还是说生活,人,总是因为事,才会变得立体。

他是我高中同桌,桀骜不驯,对地理特别敏感,曾经为了教我地理,徒手给我画中国地图。画了一张用来给我说明中国的铁路线,又画一张给我说明中国的河流,再一张给我讲述中国的山川,乐在其中。虽然现在我仍然不知道三山夹两盆是哪些山,哪些盆地。但是总记得,耐心这我讲述的老同学。

他在中铁工作了一段时间,好久好久没有见面,这次小聚,他依然给我讲述江西哪哪在建一条新的铁轨,怎样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高铁,怎样使伪高铁,哪个市的哪条铁路是为什么而建,连接哪里。

只是可惜了,我是一个没有手机交通软件就出不了门的人。

曾经的曾经,不管高铁怎么建,我只知道我们的人生一开始都没有选择一条稳定的路,注定了的浪迹天涯,不管学业,只想爽了朝夕。

所以他去了广州,我去了一家私企。

其实,大家作为应届毕业生,都很不错。他月薪6000左右,包吃包住。我月薪4000-12000不等,看运气了,也说不定会有一次奖金,有一次公司组织的出国旅行,有免费的大型提交。
呵呵,对,我挺骄傲,我自己的企业是全国500强,上市公司,并且收益年年增高。作为一名刚毕业的姑娘,我觉得挺好。

一个月前,他退出了,他离开了广州,回到了我们长大的小城。因为女朋友在这边,希望他回来,并且他们已经打算结婚了,他找了一份离家近的工作作为过度,然后考公务员。

而我,也在徘徊。

写到这里,我想停笔,因为我自己是很遗憾的。我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坚持下去,可是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不想玩了,我想退出这个局,私企的本质就是帮助老板创造价值,然后自己分得劳动所得的一部分。

可是最近不太顺,这个不太顺不是说顶不住这个压力,是不想顶,主观上的抗拒一些事物。也因为任性,因为没有多大生活的压力,所以只想去过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。
这个舒服,或许就是大家所说的舒适区,也或者并不是,只是想做自己开心的事情。
其实我喜欢这份工作,也喜欢工作的感觉,我不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,又或者是自己太任性,凭什么

可是,或许这就是我

这一周,真是黑色的一周。
阿,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,还好明天是10点的课。
哎,头痛诶。


好友昨天来我家住了,她明天去成都还是四川,找她男朋友。大清早为了方便赶飞机,所以昨晚在我家蹭住。

我和她认识很多年,共读了一整个高中。而她,身体很差,差到上卫生间站不起来,得人去厕所寻她。

她的名字里面,有一个“粮”字,没错,就是粮食的粮,因为她的爸爸以前是管理粮食的,这在当年的那个时代,应该算是非常不错的职业。
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一场意外,她父亲成为了半瘫痪,并且智力也受损。她母亲没有多少文化,有的只是一份坚持,坚持不改嫁,坚持一个人把孩子抚养大,坚持再苦再累的工作都去干。所以,宿舍宿管阿姨,保安,服务员,清洁工都是她母亲曾经的职业。

那么现在呢?你们觉得她是怎样女子,她母亲这么多年,和她是怎样的生活

让我怎么有好脾气。
大清早,一辆车一点不刹车,直接飚过去,那个水溅起来简直是瀑布一样从头发开始淋下去
从头发开始到鞋子湿。
一天的工作才刚开始,怎么有好脾气
诅咒这个人一个月内车子一定被撞

总有一些人,觉得自己在拯救你一样,评论你。
不好意思,这就是我,立体的我。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相处之道。
和我的相处之道就是,除非我问你,不然,闭上你的嘴。

【小镇故事一】
写点什么吧

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小。

今天想给大家分享的一个故事挺长的,可是也很短。主人公叫做安和信子

-----“安”是他的真实名字中的字。“信子”是因为一份信仰和偏执

安比信子小一岁,那个时候,可以说是纯真的中学时代,信子刚考上县城的重点高中,而安,就是一个街头小混混,在镇上的中学和一群兄弟称王称霸。

阴差阳错,安和信子相遇了。信子长得不算好看,可是莫名其妙也有很多追求的男生。可能是因为在那个年代,只要是成绩好的女孩子,都比较受欢迎吧。可是同时,这样的姑娘也特别骄傲,走路鼻孔都是朝着天的,对于追求自己的男生从来不屑一顾,甚至觉得他们无聊透顶,用各种没意思的情书,表白,喧闹,都是为了哗众取宠。这样一个骄傲的姑娘,兄弟不少,却没有爱情。

安是她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不一样的男生,在信子一周的课程结束,回到家里的小镇时,被安约出来了,他尝试着去牵信子的手。信子特别紧张,身体僵硬,都不敢动弹,可是脑子里想得却是“哎,原来男生的手和女生的手一样啊,也没什么特殊的啊”,信子就这样想着,一句话也不说,就任由安带着她走。夜色渐深,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小姑娘也什么都不怕,反而觉得很开心,感觉在体验一个新的世界。而就在此时,安一只手环绕住了信子
“呃,你干嘛”信子有点不知所措
“没干嘛啊,怕你冷”这个万年不变的撩妹老梗真的很土好吗?!
信子身体很僵硬,她其实并不想拒绝,可是她甚至不知道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环绕需要如何配合,就只好任由身体笔直得伴随脚步前移。安好像看出来了
“诶,你不会没和男的拥抱过吧”
“对,阿,怎么了,有意见啊?”
“没有”
“你可以尝试这放松一点”
“噢”
嘴上应得挺好,可是信子的身体可完全没有放松的趋势,就像一块木头一样笔直竖在那。不知道应该先动身上的哪一块肌肉才好。
“要不我们坐会吧”安带着信子走到了小镇上一个湖的草边。因为他们生活中在南方的一个小镇,在这样一个水乡,可以说每走一段路都有水流,而恰好,信子特别喜欢水边,觉得宁静而安和。
“好”
他们找了水边的一块草地就坐了下来,坐下来的信子还是一如的紧张和不知所措“可能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女生了吧”信子心理想。她不敢把自己的身体靠在安的肩膀上,只是自己蜷缩起脚,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,然后假装看星星得找话题聊天。
“你看天上星星挺多的”信子抬头看了看
“嗯,是啊”安也假装配合
“你看,我听朋友说,那颗最亮的星星叫做启明星,我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,叫做小明”
“你,可以,稍微放松一点,往我身上靠一点吗?”真是尴尬,可能安也觉得这样的姿势,真的很违和吧。
“阿,噢”信子很努力让自己的学会适应,把自己的身体往安的方向靠了一点,可是,那也只不过是把笔直的身体,变成了倾斜的身体而已。就像一颗被砍倒然后被周围物体遮挡还未落地的树。可是,信子已经很努力了。可能就是这方面还没开窍吧。这样说的话,安还应该算是她的启蒙老师了呢。
“好像还是觉得哪里不对,你真的没有和男的抱过吗?你可以放松一点”
“嗯”
“要不我们躺一下吧?你可以躺我手上啊”
“好”
就这样安静的躺了会,又附庸文雅得聊了聊星星和月亮。然后,安微微翻转了一下身子,另一只手放在了信子的耳边,凝视着信子。信子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屏住呼吸,也不敢说话。
安的嘴唇离信子越来越近,就在快要亲吻到信子的时候,被信子躲开了。
“怎么了”安俯在信子的耳边问
“没怎么,我们走吧”
“好吧,走吧”

或者这样的经历对于信子来说就已经足够刺激了,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缓缓。
一路上,安牵着信子的手,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。到了人群喧闹的街头,两个人就不约而同把手松开了,这个年纪和异性牵手走在街头,让亲戚朋友看见总是尴尬的。毕竟这是一个不过豆腐块大的小镇,碰见个熟人实在太容易了,

很快,信子到了门口,两个人道别,安一把拉过信子,抱住了她,然后告别。

好困,又好想拉屎。
然后,我选择了,先睡觉,起来再拉屎